“當年大愛(ai)匯聚(ju)四川(chuan),現在我(wo)們(men)用愛(ai)治(zhi)愈‘武漢’”
2020/2/9 0:45:31 來源︰廣(guang)元日報 編(bian)輯︰張長春

“當年大愛(ai)匯聚(ju)四川(chuan),現在我(wo)們(men)用愛(ai)治(zhi)愈‘武漢’”

記馳援(yuan)武漢的(de)廣(guang)元醫療(liao)隊員羅振宇

 

羅振宇防護服上寫著“感恩馳援(yuan),武漢加油”

    2008年,汶川(chuan)大地震(zhen),少年的(de)他還是初二學生。

    2020年,疫情突如其來,他飛赴(fu)武漢抗疫一線,已是沖鋒的(de)戰士。

    他在請戰書中寫到,“一方jie)心眩 朔街zhi)援(yuan)。我(wo)是地震(zhen)中長大的(de)孩子,全國同胞幫助(zhu)我(wo)們(men)太(tai)多太(tai)多,我(wo)們(men)從未忘(wang)記。如今,歷經地震(zhen)的(de)孩子長大了,請讓我(wo)們(men)回饋(kui)祖(zu)國,請祖(zu)國放心。”

    12年,少年已成(cheng)長為(wei)戰士。他就是廣(guang)元赴(fu)武漢醫療(liao)隊隊員羅振宇。

    “八級地震(zhen)我(wo)們(men)都扛過來了,你們(men)也一定要扛住”

    26歲(sui)的(de)羅振宇是市中心醫院急診(zhen)科護士,也是醫院為(wei)數不多具有氣(qi)管插管資(zi)格的(de)護士。

    來到武漢的(de)這(zhe)些日子,因(yin)為(wei)他有急診(zhen)專科護士及傷口治(zhi)療(liao)師資(zi)格,迅速(su)成(cheng)為(wei)護理技術(shu)骨干。

    走進重癥監護室一次工作就是4小時,這(zhe)之外包括穿脫(tuo)防護服等準備工作則(ze)要3個(ge)小時。羅振宇告(gao)訴記者(zhe),“什麼時候上班,之前的(de)一個(ge)半小時就是飯點。”上午10點半吃(chi)午飯,凌晨2點半吃(chi)晚飯成(cheng)為(wei)常態。

    羅振宇坦(tan)言(yan),在重癥監護室ye)?小時,比在平時醫院工作8小時還累,“高強度、高壓力,說不累是假的(de)。”在重癥監護室穿梭的(de)4小時,他的(de)步數都是超萬步。

    除了給(gei)予病人專業(ye)的(de)治(zhi)療(liao),很多時候羅振宇還是患者(zhe)的(de)“暖男”。

    有一次,一位(wei)患者(zhe)口渴,羅振宇給(gei)他端來熱水(shui),患者(zhe)喝完忍不住地流淚(lei)︰“沒想(xiang)到,白開水(shui)也這(zhe)麼好喝,不知道還出得去不?!”羅振宇告(gao)訴他︰“我(wo)是四川(chuan)廣(guang)元過來的(de),我(wo)們(men)八級地震(zhen)都扛過來了,你一定要加油,扛過去!”

    “只要有空,我(wo)就tuan)闋潘men),給(gei)他們(men)打(da)氣(qi)。這(zhe)個(ge)時候,患者(zhe)的(de)信心也很重要。”羅振宇說。

    “歷經地震(zhen)的(de)孩子長大了,要回報祖(zu)國”

    2008年地震(zhen)時,羅振宇還是初二學生。當天他們(men)在操場茫(mang)然無助(zhu)的(de)時候,解放軍出現了,帶他們(men)到了集中安置點,接(jie)著又是一群白衣(yi)天使(shi)給(gei)他們(men)送來藥(yao)物,“那時就立(li)志,要做一名醫護人員,在祖(zu)國需要的(de)時候,能挺(ting)身而(er)出”。

    得知廣(guang)元將組建醫療(liao)隊馳援(yuan)武漢時,羅振宇第(di)一時間報了名,他說,“有一份力就要發一份熱。當年大愛(ai)匯聚(ju)四川(chuan),現在我(wo)們(men)用愛(ai)治(zhi)愈‘武漢’。”

    羅振宇愛(ai)好健身,是個(ge)帥氣(qi)的(de)小伙(huo),留著時髦的(de)“油頭(tou)”。來到武漢當晚,為(wei)了工作方便,他自己動(dong)手(shou)剃光頭(tou)。“剃到一半刮胡刀摔(shuai)壞了,只得用剪刀隨便修剪。”現在他的(de)發型成(cheng)了凹(ao)凸不平“狗啃(ken)式”,羅振宇說,“平時還能逗大家開心一笑……雖然工作很忙,但心里很滿足,因(yin)為(wei)感恩回報是我(wo)一直以來的(de)心願。”

    羅振宇的(de)女(nv)朋友(you)楊(yang)淋(lin)合也是市中心醫院護士。春節(jie)前,兩人商量著2月辦婚禮。因(yin)為(wei)疫情,他們(men)推遲了婚期。

    1月21日,羅振宇就來到醫院發熱門診(zhen)上班,每天工作10個(ge)小時。他瞞著女(nv)友(you)報名參加廣(guang)元援(yuan)助(zhu)湖北(bei)醫療(liao)隊,在請戰書中寫道,“我(wo)在發熱門診(zhen)工作有經驗,我(wo)一直堅持健身,能承(cheng)擔高強度工作”。女(nv)友(you)得知後(hou)也寫了請戰書,希(xi)望能與(yu)他並肩作戰。

    2月7日至8日,羅振宇值守夜(ye)班。他一直護理的(de)患者(zhe)即(ji)將出院,患者(zhe)對著他豎起大拇指,“你是這(zhe)個(ge)!”羅振宇說心里比吃(chi)湯圓還甜。

    元宵節(jie),羅振宇發來視頻對女(nv)友(you)喊話︰“等著我(wo)!從武漢回來娶你。”

(記者(zhe)江濤(tao))

火红彩票 | 下一页